原标题:交银“蒙面举牌”风波再起 集中持股惹祸?

  时代周报记者 宁鹏

  基金二季报披露完毕,明星基金经理的持仓颇受关注。日前,交银施罗德明星基金经理何帅集中持股,引发了市场对“蒙面举牌”的质疑。

  通过证券交易所买入一家上市公司已发行股份的5%,需要举牌并及时公告,这是证券法中的内容,在险资机构中也已司空见惯,但对公募基金而言,同一基金经理管理的多只产品合计持股超过5%,相应的监管政策却并不明确。

  今年二季报显示,何帅管理的3只基金合计持有山东赫达(002810)超过了5%的举牌线,但交银施罗德基金并未公告。

  对此,8月3日,上海证券创新发展总部总经理刘亦千表示,现在基金经理“一拖多”比较严重,基金公司的管理规模也在膨胀,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类似案例出现。

  但举牌以后,基金产品短线交易可能受限,管理上会造成较大影响。

  持仓超限惹争议

  所谓“蒙面举牌”,指同一基金经理执掌的不同基金合计持有单一个股的数量超过总股本5%的情况。

  今年二季报显示,截至6月30日,交银施罗德基金经理何帅管理的3只基金均重仓山东赫达,其中交银阿尔法核心持有885.49万股,占流通股本比为7.21%;交银优势行业持有468.98万股,占流通股本比为3.82%;交银持续成长持有327.65万股,占流通股本比为2.67%。

  而若按山东赫达1.9亿总股本计算,这3只基金累计持股占总股本8.85%。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今年一季度末,3只基金持有山东赫达的股份总数就已超过了5%。后者一季报显示,交银阿尔法核心、交银优势行业、交银持续成长分别持有530.77万股、252.12万股和206.54万股,占总股本比例分别为2.79%、1.32%、1.09%。

  且不难发现,在二季度,何帅对该股继续大幅加仓。

  展开全文

  今年一季报披露后,交银施罗德基金疑似“蒙面举牌”的行为就曾遭到市场质疑。4月17日,该公司发布澄清公告:特此澄清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

  8月3日,有接近交银施罗德基金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现在公司态度一如既往,并无新的回应。

  事实上,公募基金之前也存在举牌先例。2013年7月4日,A股上市公司飞利信(300287)公告表示,银河基金通过两只基金合计持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5397%,从而达到“举牌线”。其中银河行业优选持有66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2381%,银河主题策略持有3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3016%。

  不过8月3日,沪上某基金公司中层对记者表示,银河基金的情况与何帅此次有所不同。虽然这两只基金皆由成胜管理,但毕竟有单只基金的持股已超过了5%。

  无独有偶,2018年8月,金龙机电(300032)也以公告披露的形式,向市场通报了上海某大型公募基金旗下的3只可交换私募债资管产品的换股情况。这家公募基金旗下3只资管产品换股后,合计持有金龙机电股份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5.66%,为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需要说明的是,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这3只产品也与交银施罗德的产品不同,均为专户,不在豁免范畴内。

  刘亦千指出,对于一个基金经理管理的多只基金合计持股超过上市公司5%是否应该豁免举牌,监管方面还需要进一步明确。

  公募基金有其本身的特殊性,超过举牌线是否需要披露,还需要考虑基金公司的角色,是派驻董事深度参与上市公司经营,还是扮演财务投资人,或仅仅是二级市场交易的投资者。

  归因重仓股复制

  时代周报记者通过查阅基金二季报发现,还有沪上某大型基金公司旗下的多只基金持有某一上市公司的股份超过了5%,但因这些基金分属不同的基金经理管理,并未引发争议。

  而何帅之所以进入公众视野,有业内人士认为,与其鲜明的投资风格不无关系。

  东方证券研报显示,根据历史平均风格因子暴露,何帅是小盘成长风格,偏好小市值、具有动量效应的、高Beta、高波动、高换手、高估值、高成长的股票。

  而据兴业证券研究,何帅管理的3只基金业绩走势基本一致,推测采用复制策略。对3只基金的十大重仓股进行分析,可发现重仓股基本重合。

  何帅担纲基金经理的产品,至今年二季度末,持有比例较高的除了山东赫达外,还有裕同科技(002831)。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交银阿尔法核心二季度末持有裕同科技1629.33万股,占流通股本比为3.83%;交银优势行业持有802.23万股,占流通股本比为1.88%;交银持续成长持有530.47万股,占流通股本比为1.25%。

  沪上某“公转私”基金经理8月3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集中持股和分散持股孰优孰劣,在行业内一直未有定论。分散持股确实分散了风险,但也分散了收益。

  事实上,很多持股集中度高的基金经理,确实是因为研究较为深入,对于自己的重仓股有充分信心才敢“下重手”。

  从业绩角度来看,何帅管理的3只基金均为同类翘楚。截至8月1日,交银优势行业其任职期回报为191.75%,相对同类基金有121.56%的超额收益;交银阿尔法核心任职期回报为214.8%,相对同类基金有124.16%的超额收益;2018年1月接手的交银持续成长,任职期回报为87.4%,相对同类亦有41.78%的超额收益。

  在赚钱效应带动下,3只基金的规模亦在持续增长。以交银阿尔法核心为例,2019年末的规模为59亿元,但到了今年一季度末已迅速膨胀到102亿元以上。

  一致行动人的争议

  互动易信息显示,不少上市公司目前都是引用证监会2007年规定,以及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披露要求答复投资者:在举牌问题上,公募基金公司管理的多只公募基金持股比例不合并计算。

  2007年1月,证监会明确表示,一家基金公司管理下的多只公募基金持有某一上市公司的股份累计达到5%,是否披露,由基金公司自己选择。

  与此同时,对于单只公募基金持有某一上市公司的股份累计达到5%的,则需要依法披露,并应遵守短线交易的相关规定。

  有法律界人士认为,公募基金事实上没有要约收购的功能,所以同一公募基金公司旗下的多只公募基金合并持股达到5%的情况下理论上是不需要举牌的。

  而之前,深交所发布的《上市公司收购及股份权益变动信息披露业务指引(征求意见稿)》中也规定,上市公司在定期报告中,应合并计算第一大股东、实控人、控股股东合并后的权益比例。不过,社保、证金、公募基金这些机构可以豁免。

  8月3日,某资深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相比2007年,公募基金行业出现了几个明显变化,基金经理“一拖多”变得普遍,明星基金经理管理的规模显著提升,从上述超限持股的基金产品看,规模均达数十亿元乃至百亿元以上。一个基金经理管理的多只基金是否属于一致行动人,目前仍处于模糊地带。

  上述资深业内人士还表示,对于举牌信息披露的强制规定,本质上是不希望投资人与上市公司之间存在未披露信息,让普通投资人利益受损。